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城南记忆

城南记忆
  

  城南记忆

  ——弘一

  

  

    

  我喜欢记忆中的城南。

  城南在山与水之间,所谓山之北、水之南也。刘禹锡曰:“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,水不在深,有龙则灵”。城南相依的山,为柯冲窑之所在,所产影青瓷,为北宋珍品。城南相约的水,为峨溪河的上游,古有峨溪匹练之说,景色迷人。

  我不生于城南,我不长于城南,但城南于我,却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情感。

  十几年前,为了看望一个复读的同学,我第一次走进了城南,感受了城南。

  那时,小城已趋于繁华,各色商埠林立,行人如织。从城中往南,经过一座名曰南门桥的小桥,便到了城南。城南也有街,而且美其名曰龙亭街,但与热闹的中心商业区相比,显得破旧,而且冷清。

  同学在城南租了房子。从胡同往里拐,穿过一条窄白癜风不能吃什么窄的小巷,便到了同学的住处。那是一栋陈旧衰败的老宅,位于群宅之间,不仅阴暗潮湿,而且蛛网交织。在开放的大环境里富裕起来的屋主人,早已涌进闹市,弃之不住了。

  那晚,月光如水银般倾泻在大地上。同学为了陪我,特意从老乡家借来一只小木船,我们便可以在月光下,在春天的城南小河中漫游了。

  小河很窄,最宽处也不过百余步。一边是商业居民区,一边是半城半圩区。两岸杨柳环绕,蛙声如鼓,水边草叶依连,微风拂过,波光粼粼。同学生于圩乡,从小是撑篙好手,一根竹篙在手,如鱼得水。船过南门小桥,已是夜深人静。小桥映在河中,连同桥下婆娑的柳树,如一幅空灵至极的水墨画。平素无缘丹青,很少寄情山水的我,也忍不住要为之陶醉了。看这水、这桥,听蛙鸣、水声治疗白癜风的最好方法,不禁让我想起徐志摩的几句诗来:

  “寻梦?撑一支长篙/在青草更青处漫溯/满载一船星辉/在星辉斑斓里放歌。”

  虽然小城不比剑桥,小河也比不得康河,但《再别康桥》那首性灵之诗,只要是喜爱山水之人,必不可忽略的。此所谓人有生命之虞,诗却可以不朽。徐志摩因空难而逝,名因政治而隐,诗却凭其意而传,以至身后五十余年,又拨云见天,还其旷世才子本色。

  回到住处,已是子夜,与同学相对而眠,却全无上海治白癜风最好的医院睡意。屋外狂风肆起,老宅瓦砾丁当,椽梁翠响,尘埃漫舞,阴森恐怖。我忽然担心,如此陋宅,同学如何住得下去?同学却泰然处之,鼾声渐起。我募然颖悟,与高考压力相比,这不过是小巫见大巫而已。

  几年后,我毕业回乡,又从乡下调进小城。曾经与我划船夜宿的同学,却从名牌大学的跳板上远走高飞了。尽管与城南仅一河之隔,尽管到城南又增加了两座新桥,距离更短,来去更方便了,尽管我多次坐车从龙亭街穿过,可我却没有一次真正涉足城南,真正走进那鸢飞草长、旧椽衰瓦的老宅。

  这几年,小城热衷于房地产开发,早已是面目全非。城南偏其一隅,尽管一度成了被遗忘的角落,但在拆、拆、拆的步伐中,当然不容回避,也无法回避。可以预见的是,小城将因城南的开发而愈加南昌白癜风专科医院新颖,气派,也将因此失去一段历史,一段记忆。

  如今,夷为平地的城南,岌岌可危的深宅旧院没有了,取而代之的将是窗明几净的混凝土小区,与热闹的小城融为一体,共同呼吸现代文明带来的富丽,但城南早年给我的那种意蕴,也随风而逝了。老实说,我可能不喜欢现代化的城南,主要是不喜欢千篇一律的城南,不喜欢没有文化内涵的城南,不喜欢抛弃了历史的城南。

    

    

    

  

  联系方式:(Email)sanhon418@sohu.com|
返回列表